法治政府首先是尊重生效法律文书的政府

武豪

  据央广网7月17日报道,武汉黄陂区政府因为不履行武汉仲裁委的生效仲裁裁决中确定的“供地义务”,武汉市中级法院曾三次发出敦促履行通知书,黄陂区盘龙城管委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开出百万罚单。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生效的仲裁裁决以及法院执行文书都没有落地,案件非但也没有任何进展,政府作出的回应则是法律文书“执行不能”,还向法院申请重新审查。

  用解剖麻雀的方法,从这样一个涉及政府的执行案件出发,对地方各级政府如何面对法院的生效法律文书、如何创建法治政府,有以下的思考:

  一是本案双方当事人不是行政管理关系,而是平等的市场主体之间的纠纷,各主体应当尊重市场经济的诚信法则。笔者注意到,案件是作为合同纠纷在仲裁委审理的,仲裁委审理的案件一般均为市场中平等主体之间的纠纷,而本案是因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于占地、腾房、补偿等内容的民事合同出现争议时寻求私法解决的方式,也就是说,虽然当事人一方是政府,但是在民事纠纷中,是平等的。管委会作为参加市场活动的主体,在市场经济中同样也要守市场规则、重承诺,严格遵守合同约定,一旦没有履行合同的约定义务,法院或仲裁委会裁判承担义务和责任。本案中,因为企业已经完成了补偿、拆迁、三通一平等义务,那么作为合同对方的政府,也应当依照合同和承诺履行供地义务,诚实信用为市场规则的基石,在诚信原则面前,任何组织或个人都是没有特权的。

  二是应当尊重生效法律文书的确定力和既判力。诉讼法理论认为,民事案件的判决、裁定、裁决有既判力、确定力、执行力。何为既判力,是指终局裁判一旦确定,该判决针对案件所作出的判断就成为规制双方当事人今后法律关系的规范,当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项再度发生争执时,就不允许当事人提出与此相矛盾的主张,而且当事人不能对该判断进行争议,法院也不能作出与之相矛盾或抵触的判断。也就是说,一旦法院或仲裁委做出了终局决定,当事人必须尊重这样的决定,而不能拿同样的理由反复辩论,使得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本案中,案件的焦点在于供地的方式是采用直接出让的方式,还是招拍挂的方式,因为该土地供地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确实应当好好研究,得出结论。然而,上述作为案件的主要问题已经在仲裁的程序中经过了双方反复的辩论,仲裁庭经过三位仲裁员的研究,出具的仲裁裁决中花费大量的篇幅论证了应当也可以采用出让的方式而不是招拍挂的方式供地。问题已经有了结论,而结论是经过法定程序并经仲裁庭做出生效裁决确定的,案件的任一方当事人不应再对同一问题反复讨论,并以在仲裁程序中提出的同样理由拒绝执行,这就是法律文书的既判力、确定力规则。

  三是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政府依法行政,同时也应当采取切实有效的路径履行其承诺。案件中,政府纠结于认为采取招拍挂的方式供地是合法的,采取直接出让的方式是违法的,对于这个观点仲裁裁决上已有论述。然而必须指出的一点是: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是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发布挂牌公告,按公告规定的期限将拟出让宗地的交易条件在指定的土地交易场所挂牌公布,根据挂牌期限截止时的出价结果确定土地使用者的行为,这是一种建立在公平、公正、公开基础上的要求企业公开竞价选择土地开发商的政府行为。招拍挂是一种竞争机制,原则上反对任何限制竞价、限制竞价者资格的行为。所谓的定向供给的招拍挂是严重违背招拍挂制度的初衷和基本原则的。如果政府已经合同承诺给某一企业供地,又强调必须通过招拍挂的方式供地,其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也是难以操作的。

  四是仲裁裁决的执行效力与法院生效判决是相同的,如果不执行仲裁裁决应当依据严格的法定程序。仲裁裁决是双方当事人合同约定的纠纷解决方式,与法院判决相比,仲裁裁决有其天然的优势:一裁终局的纠纷解决方式能更迅捷的解决纠纷,我国是《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的缔约国之一,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背景下,仲裁因为能在域外得到承认与执行,这种纠纷解决方式在国际合作、贸易领域有其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因此司法机关对于仲裁裁决的执行视同为法院生效判决的执行,如果一方当事人不执行仲裁裁决,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或不予执行,这是当事人合法的救济渠道。但是如果上述法定程序已经穷尽,仲裁裁决就必须得到尊重和执行。此时,任何个人或组织再通过一个什么程序再去讨论裁决是不是应当执行,这样的程序法律没有规定,本身就是值得怀疑、难以服众的。如果动则以非法定的程序认定仲裁裁决不能执行,那么在国际上,中国的仲裁和仲裁机构就可能遭到质疑和非议,在国际合作和贸易领域,我们的法治环境就可能被打上标签。

  武汉黄陂区这个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虽然仅仅是一个普通民事案件,但因为一方当事人是政府,就会涉及到政府公信力问题、依法行政问题,在全国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当口,又会涉及司法公信力问题、法院执行遭遇被执行人为党政机关的问题、仲裁裁决的执行问题,法院、政府、企业各方如何妥善处理好本案,对于各级政府、企业、老百姓、仲裁机构都有示范效应。


分享 :